Insert title here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>>房產
居民樓電梯噪聲需合力破解
發佈人:黎明      信息來源:新華網      發佈日期:2021-03-01 15:56:43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10355次


毛先生為了能正常休息,各式各樣的耳塞買了不少。



孩子的一封“訴求信”直指電梯噪音,這讓家長看了格外揪心。



張老伯在客廳戴上耳罩,緩解電梯噪音帶來的干擾。

“電梯噪聲每天都讓我們不勝其擾。”近期有小區居民向本報和12345市民服務熱線反映,樓內電梯運行時產生的噪音,長期影響他們的正常休息。記者調查發現,反映問題的居民均住在居民樓的頂層,相關問題雖然是個案,但事關民生無小事。各街道目前對此的接訴即辦雖已盡力,但仍處於“單打獨鬥”且效果不理想。專家認為,目前階段,屬地街道、小區物業等相關各方形成合力,是突破這一問題的必要條件。

“嗡嗡咣噹”居民難忍受

多方努力仍收效甚微

“……我的屋子有聲音,我的媽媽房間有聲音,早上有聲音……”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多多(化名),用漢字加拼音,在一張紙上歪歪扭扭寫了一整頁。母親李女士無意間在孩子的桌上看到這張紙,揪心壞了,電梯噪音問題已經給孩子帶來了心理陰影。

2020年12月,李女士向本報反映了翠城馨園409號樓的電梯噪音問題。12月11日,記者來到她家,翠城馨園409號樓共有28層,李女士家在頂層,從她提供的平面圖可以清楚地看到,該樓共有3部電梯,最右側電梯的機房位置,與李女士家的衞生間近乎一牆之隔。

“你聽,就是這個聲音!”採訪過程中,李女士幾次中斷講述,讓記者聽電梯的噪音。仔細分辨,樓內電梯運行時,會有兩種聲音傳入李女士家,一種是轎廂上升或下降時出現的“嗡嗡”聲,另一種則是轎廂停在樓層時的“咣噹”聲。起初,這樣的聲音需要在嘈雜的環境聲中仔細分辨,但在屋子裏時間長了記者便發現,一旦開始在意電梯的聲響,這些聲音就越來越明顯了。

李女士告訴記者,問題是從2020年5月開始凸顯的,她的孩子剛上一年級,每天要早睡早起,而她自己居家辦公,所以電梯的聲響對於孩子和大人都有不小的影響。

離開李女士家,記者趕到屬地垡頭街道辦事處諮詢相關情況,並希望凝聚各方力量,共同推進解決。工作人員説,經電梯維保單位測試,李女士家所在樓的電梯噪音分貝檢測結果符合國家標準。但此前李女士聘請過深圳的一家降噪公司進行測試,結果顯示噪音超標。

對比電梯維保單位和電梯降噪公司提供的資料,開頭都標有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》字樣,內容不同的是,電梯維保單位依據的是《城市區域環境噪聲標準》,而電梯降噪公司則依據《社會生活環境噪聲排放標準》。

“不能只講標準講數據,咱們要帶着温度去做工作!”發現分歧點後,垡頭街道辦事處工委副書記趙洪玉帶領職能部門,不斷嘗試解決。社區工作人員多次到李女士家瞭解情況,街道包樓幹部專門和李女士互加微信,隨時溝通。而小區物業也多次出資對樓內的電梯進行調整,更換過包括曳引機在內的諸多電梯零件。但對於李女士來説,實際體驗效果仍不太明顯。為了緩解噪音問題,社區和物業還和其他居民溝通,徵得理解後採取了臨時措施,讓樓裏的一部電梯夜間停運。

2020年12月11日當天,記者跟隨屬地街道、社區工作人員再次來到了李女士家,共同商議進一步解決辦法。對於相關部門的工作態度李女士表示滿意,但具體問題仍很難談攏。李女士推薦由深圳的降噪公司來進行降噪,但每部電梯超過4萬元的報價該由誰承擔?業主、物業、電梯維保單位,還是走公維資金?就拿公維資金來説,動這筆錢需要徵求大多數業主的同意,但電梯噪音問題在一棟樓裏影響的只是少數人,徵求大多數業主的理解和支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除了資金出處不明,技術瓶頸也是一大難題。今年2月25日,記者對該問題進行回訪時,李女士告知,去年記者登門走訪後,小區物業協調電梯維保單位,對樓內電梯又進行過一次降噪處理,但效果仍不明顯。

推進雖然艱難,但也引發了相關各方的思考,在接下來的工作中,各方凝心聚力仍是不變的大方向,電梯維保單位嚴把技術關,小區物業從居民訴求出發落實好具體工作,屬地街道、社區發揮好協調作用。保持這樣的框架,相互配合,問題繼續推進仍有空間。

看似個案實則普遍

案例細節何其相似

同時期,記者梳理12345接到的大量訴求發現,全市很多街道辦事處都接到過類似的訴求,都在努力“接訴即辦”,但均遭遇費盡周折卻收效甚微的尷尬境地,亟待各部門合力破解。

在針對諸多案例的追訪中,記者發現細節何其相似。剛搬入新居的毛先生小兩口也為此苦惱不堪。“我們倆一起打拼多年,好不容易買下這套二手房,去年9月歡歡喜喜地入住,沒想到每晚卻要忍受電梯的咣噹聲。”

2021年1月23日,記者來到毛先生家。雙龍南里小區的居民樓多為6層板樓,而毛先生所住的116號樓是一棟塔樓,樓內共3部電梯,中間一部處於長期停運狀態,東西兩部正常運行,毛先生家緊挨着西邊的電梯。毛先生説,在他們購房和裝修過程中,這部電梯多數時間處在停運維修狀態,因而起初並未發覺噪聲問題。

毛先生帶記者來到次卧,電梯間就在次卧衣帽間後方,和卧室共用同一道牆。電梯機房在電梯間頂部,與毛先生家隔着2米左右的夾層。噪聲最明顯的就是次卧,但客廳和主卧也受到噪聲干擾,電梯一運行,房間裏就回蕩着持續不斷的“嗡嗡”聲,隨後聲音會突然變大,接着“咣噹”一聲後恢復安靜。這些“嗡嗡”和“咣噹”聲正是從樓頂傳來。

“白天還好點,到了晚上就更糟心了。樓裏有些鄰居下班晚,常常晚上12點電梯還在運行。好幾次我剛要睡着就聽到電梯響,我的心就跟着提了起來。白天上班很累,晚上回來還休息不好,很鬧心。”毛先生説,為了能睡好覺,他買了耳塞,由於長時間佩戴耳塞,他還患上了外耳道炎。

毛先生告訴記者,物業曾派維修人員上門檢測。毛先生一邊説,一邊將儲存在手機裏的拍攝視頻拿給記者。從視頻記錄來看,電梯運行過程中,室內噪聲基本維持在34分貝左右,最低時32分貝,最高時達到39分貝。按照相關標準,夜間卧室噪聲應在30分貝以下。

隨後記者與屬地南磨房地區辦事處進行了溝通,瞭解到屬地街道為此做了大量努力。記者發現,該案例與翠城馨園的電梯噪聲問題相比,問題的起因、解決的難處都相同,甚至毛先生也找到了深圳的一家降噪公司。不同的是,毛先生已經就該問題向法院提起訴訟,而小區物業也表示不再接受任何調解,同時拒絕接受採訪。

街道物業合力突破

急切尋求解決之道

“其他街道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嗎?我們也想參考一下,做了很多努力,非常着急。” 2021年2月24日,記者聯繫到小紅門鄉政府時,工作人員表示正在千方百計想辦法,但很多方面捉襟見肘。轄區內鴻博家園1期2號樓也面臨同樣的電梯噪聲問題。

張老伯家住在2號樓的頂層,樓裏兩部電梯,一大一小,聽得時間長了,老人甚至能分辨出噪聲是哪一部電梯發出的,根據噪聲的大小,電梯裏的人數甚至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。

記者看到,張老伯家客廳的桌子上擺着一副紅色“耳機”,張老伯説,這不是耳機,而是耳罩,他在客廳看書時,就得把耳罩戴上,聽不見聲響才不心慌。張老伯告訴記者,他的心臟不好,做過支架,老伴兒也患有高血壓,電梯運行的聲音傳到屋裏,對他們來説簡直是一種折磨。

抱閘的聲音在張老伯家聽起來酷似有人在敲門,深更半夜,來這麼一響,二老嚇醒了,常常瞪着眼睛直到天亮。樓裏的電梯機房就懸在張老伯家廚房上端,一牆之隔。張老伯説,早先嚴重的時候,連碗櫃上的碗都震下來過。後來街道做了不少工作,電梯也做了降噪處理,現在沒那麼大動靜了,可聲音還是難忍。“夏天開着窗户,聽着外面的車水馬龍感覺還好些,秋冬季天涼,一關上窗户,這噪聲就更明顯了。”

2月26日,記者從屬地小紅門鄉政府瞭解到,張老伯從2020年4月開始向社區及12345反映相關問題。針對此情況,鴻博家園第三社區黨總支書記帶隊第一時間到張老伯家中瞭解情況,並聯系小區物業公司對電梯進行檢測、調試,並通過在電梯井內安裝隔音棉等措施實施降噪。後經電梯維修工作人員測量電梯間噪音值為72分貝,符合國家使用標準,針對該處理結果,張老伯仍認為噪音過大,影響其生活,表示不滿意。

此後,小紅門鄉政府“12345”接訴即辦主管副鄉長牽頭,組織小區開發商——小紅門房地產開發公司、建設單位——田華建築公司、物業單位——世紀美泰物業公司等相關部門召開現場會,協商解決此問題。經協商,物業公司聘請電梯專業維修人員到現場繼續改進,通過調小電梯間隙、降低電梯運行速度等方式再次實施降噪處理,同時請第三方專業檢測公司工作人員到場檢測電梯噪音,現場測量值符合國家標準。

由始至終,張老伯對小紅門鄉政府、鴻博家園第三社區積極主動的工作態度都表示肯定和滿意,多次入户溝通、情緒疏導這些工作都很到位,但張老伯也一再説,不管電梯機房噪音分貝是否符合標準,這聲音傳到屋裏確實還是影響很大,還是得再想想辦法。

關於頂層電梯噪音問題,小紅門鄉政府表態,將和屬地社區繼續同小區物業溝通,時時關注電梯降噪的新技術方法,如有其他有效處理方式將協調物業單位儘快實施。

專家支招

資金技術倆“門檻”如何邁

電梯降噪難在哪兒?技術瓶頸和資金出處不明究竟如何破解?記者向專業人士進行諮詢。

北京電梯商會會長繆步升分析認為,居民聽到的電梯“嗡嗡聲”,需要通過增加隔音棉降噪的辦法來處理,首先要檢查電梯的井道,看是否有改造空間,隔音棉只有貼在井道內壁上,才會有降噪效果。而居民聽到的“咣噹”聲,要從曳引機查起,看是否是設備老化引起的。根據經驗判斷,目前大多數曳引機產生噪聲都不是設備本身的問題,而是調試不當,首先要檢查曳引機的減震墊是否牢靠,然後還要到機房檢查制動系統中的彈簧和槓桿等部件,這些零件調試不當都有可能引起噪聲。

關於資金問題,社區問題專家陳鳳山認為,根據電梯噪聲分貝檢測結果判斷,分為兩種情況,首先是不符合國家標準的,就要看噪聲產生的原因,如果是由於先期設計、安裝、採購出現的問題,應由小區開發商負責解決,如果是後期設備故障或老化產生的問題,則要依據小區物業和電梯維保單位簽訂的合同確定誰擔責。另一種情況則是測量結果符合國家標準、但的確對居民生活構成較大影響,責權利難以“一刀切”,開發商、屬地街道、小區物業及全體業主都可以成為出資主體,是相互推諉還是形成合力,組織和引導很關鍵。

陳鳳山説,電梯問題其實類似樓房屋頂漏雨問題,受影響的是一家一户,但需要樓頂整體做防水,涉及到動用公維資金,由於大多數業主沒有受到影響,很難達成共識。根據《民法典》相關規定,投票表決需要樓內三分之二的業主參與,其中三分之二業主表決通過才能動用公維資金,這一表決辦法也可以適用於電梯的改造,“通過不斷宣傳、積極引導,提升小區物業、業委會的公信力,同時使其他業主對遇到問題的業主產生共情,是值得嘗試的方向。”

手記

解決問題

以人為本才是核心

2020年底至今,在對電梯噪聲多個案例的調查追蹤中記者發現,這類問題能夠實現“接訴即辦”實屬不易,不過辦理過程中有一些“雷”容易激化矛盾,還望各屬地街道及職能部門多加留意。

例如多份督辦單上記載,屬地街道反饋意見都寫着居民“反映情況不屬實”,居民滿意度則標明“不滿意”,顯然很多矛盾從一開始就存在,這給後續工作難展開埋下了伏筆。

“我打電話反映是希望有人幫我解決問題,你們不能拿數據説事,證明我無中生有。”很多投訴人如此吐槽。居民反映電梯噪聲問題後,小區電梯維保單位進行噪聲分貝測試,這是最容易產生矛盾分歧的環節。當居民確實受到噪聲的困擾,而相關部門只憑借數據冷冰冰地否認對方的感受,也是最令居民感到寒心和反感的。只有工作人員親自到現場去傾聽,和居民耐心溝通,將心比心才是好的開始。社區問題專家也一再強調,檢測結果只是為解決問題提供大概方向,並非“黑與白”的標杆,以人為本才是核心。

此外,在技術問題上,居民並非專業人士,有時反映問題時説電梯有噪聲,於是一些電梯維保單位就玩起文字遊戲,只對電梯本身進行測試,證實電梯機房噪聲分貝符合國家標準,實際上電梯機房噪聲分貝合格,並不意味着聲音傳導至居民家中後,居室內的噪聲也達標。相關職能部門還需要擦亮雙眼,別讓個別物業公司或電梯維保單位鑽空子。

記者跟蹤電梯噪音問題3個月以來最深的感受是,無論推進多艱難,相關各方保持合力解決的思路,任何一方都不“掉鏈子”,居民才能有信心,矛盾才不會進一步激化。有了相互理解的大前提,問題的推進才不會永遠卡在一個點上。(景一鳴 鹿藝佳)


如涉及版權問題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。返回首頁
更多新聞,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(beelink1998515)
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
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
熱點專題
熱點新聞
Insert title here